朱元璋的“家底”,他的淮西老乡

 ope亚运会赛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22 22:06
朱元璋的“家底”,他的淮西老乡



朱元璋推翻蒙元,建立了朱明王朝,埋葬了一批旧贵族,同时在战乱的废墟中,又有一批新贵应运而生。
 
 
在这些新贵行列中,最引人注目的,就是明太祖的乡党,跟随朱元璋打天下的淮西籍人士。
 
朱元璋加入到郭子兴的部队,而不是同期起事的其他群雄队伍,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就是写信招他的是汤和,汤和是他的淮西老乡。
 
在朱元璋刚刚在行伍中冒头,而又不能被他人所服的时候,还是汤和帮了他的大忙。《明史·汤和传》中记载:
 
汤和虽然大朱元璋三岁,但“独奉约束甚谨”。
 
在朱元璋还没有树立起威望的时候,只有汤和十分注意维护朱元璋的威信。朱元璋在军旅生涯中多次犯险,在危急时刻,又是他的乡党挺身而出救他脱难。另一个濠州老乡徐达,为了从敌人手里换回朱元璋,甚至不惜用自己去作人质。
 
 
游民、乞丐出身,无任何凭借,要在乱世里图自保,又在群雄中脱颖而出,还逐鹿中原,朱元璋唯一可以仰仗的,就是他的淮西籍老乡。
 
老多、乡党就是朱元璋的“家底”,反过来,这些出身农家,乡土、宗族观念很重的淮西老乡也特别愿意为朱元璋卖命。
 
在朱元璋夺取天下的过程中,能够被其信任,而自己又确有效死之心,可以独当一面,进而成为攻城略地的心腹,绝大多数都是淮西人。
 
元末诗人贝琼有一首记淮西将臣的气焰的诗:
 
两河兵合尽红巾,岂有桃源可辟秦?
 
马上短衣多楚客,城中高髻半淮人。
 
淮河流域在春秋时期是楚国的一部分,所谓“楚客”“淮人”指的都是朱元璋队伍中的淮西人。从这首讥讽味十足的诗中,完全可以想象得出,当年朱元璋带着他的老乡们攻破一个又一个城池,淮西人那种趾高气扬的胜利者姿态。
 
 
淮西乡党功勋卓著,一举功成登上皇位的朱元璋不能不投桃报李,这是理所应当的。于是,刚刚还是粗话连篇的马上“楚客”,摇身一变,成为了新朝最炙手可热的新贵。
 
洪武三年11月,明太祖大封功臣,依功劳大小赐其爵位。爵位原有五等,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,最高者为“公”,而在封“公”者行列中,李善长、徐达、常遇春之子常茂(常遇春早逝)、李文忠、冯胜、邓愈六人,均为淮西籍人士。
 
此后,朱元璋又陆续分封了一批公、侯、伯,一直到洪武一朝。据统计,封公者十一人,除上述六位,另有信国公汤和、凉国公蓝玉、梁国公胡显、开国公常升,也都是淮西旧人,只有颍国公傅友德是砀山人,是封公中唯一一个非淮西籍人士。
 
其实,对这些乡党而言,封赏实为一把双刃剑。物质上的回报固然可喜。另一方面也意味着,过去靠乡土、宗族观念维系,在生死与共中结成的所谓“兄弟情义”,至此已经一去不返,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,是“礼”的鸿沟,是“法”的森严。
 
“礼”是不可逾越的君臣名分,“法”是代表朱元璋家族利益的一整套强制性规范,而这样一个规范,对除朱元璋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都是适用的,自然也包括帮他打天下的淮西老乡。
 
 
朱元璋和乡党的关系,必然会面临一个尴尬、艰难甚至是血腥的重新调适过程。
标签:ope亚运会赛事

上一篇:二战德军单兵装备大起底,他们背后那个铁罐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?
下一篇:没有了